摘要:员工流失七成、资产陆续遭冻结 “暴风眼”中的柔宇科技能否突围?

本报记者 贾丽

自冲刺上市折戟之后,从欠薪裁员、一度停产、缺钱陷入多起官司到资产被冻结,科技巨头逐渐没落的戏码,柔宇科技都上演了一遍。近日,柔宇科技被曝创始人刘自鸿资产被查封。这家昔日估值高达500亿元的资本宠儿,如今站在了暴风眼之中。

“拖欠工资,谁受得了。”一位柔宇科技前员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柔宇科技市场部人员基本都走了,部分核心技术人员也离职了。”

与柔宇科技正在进行诉讼的公关公司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对方不予支付欠款,目前法院已冻结其部分资产,对方称无力偿还欠款,“目前我们也只能等待强制执行”。

一度被外界视为科技新星的柔宇科技,能否从当下困局中突围?

数亿元欠款无力偿还

推出全世界最轻薄的柔性显示屏,以面板显示行业“颠覆者”的姿态,柔宇科技一亮相便引发业界关注。但去年,上市计划夭折,背水一战的柔宇科技终究未打响这场自我“拯救战”。此后,柔宇科技的光环逐步褪去,陷入欠款、停产危机。在众多供应商的申请下,柔宇科技部分资产陆续遭到查封和冻结。

近日,柔宇科技资金链危机持续发酵,业内传出柔宇科技创始人百亿元资产“蒸发”的消息。9月19日,身在风暴中心的柔宇科技站出来,在官微公开发布声明称,有关文章涉及的商业纠纷,已通过友好协商或正常法律途径予以解决,目前公司运营正常有序。

不过,在《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中,多位柔宇科技供应商人士称,目前尚无法追回欠款,只能等待法院裁决。天眼查APP显示,截至目前,柔宇科技已被强制执行还款累计超1亿元。公司有579条周边风险,604个预警提示。其中多为柔宇系公司被法院强制执行、法律诉讼、动产抵押信息等。知情人士透露,柔宇科技及其相关公司实际欠款已高达数亿元。

因拖欠合计1.01亿元工程款,柔宇科技被上海宝冶集团告上法庭,后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的行列。今年9月份,柔宇科技长期拖欠广告商及财经公关费用现象继续被曝光在阳光下,而后因无力偿还欠款,被法院强制冻结资产。

天眼查APP显示,根据柔宇科技相关非诉保全审查裁定书,蓝色光标等多家企业向法院申请查封、冻结柔宇科技名下价值共计3714万元财产。法院最终裁定查封、冻结。

“已无法联系到他们核心高层,目前公司法务部门人员也是通过法院与柔宇科技方面交涉。”一位蓝色光标负责人称。

据了解,目前柔宇科技也已拖欠部分员工工资半年以上,公司还在今年4月份宣布部分员工放假。“很多核心技术人员因为欠薪已经离职或跳槽,这种无薪休假的慢消耗状态,让很多人都耗不起了。”上述柔宇科技前员工称,“目前,柔宇科技在职员工较高峰期已流失七成。”

资本会继续抛出橄榄枝吗?

从2012年成立至今,柔宇科技一共完成了13轮融资,共计融资金额达98.5亿元。市场上对柔宇科技估值的预期一度达到了500亿元。

支持柔宇科技高估值的是其全柔性显示屏技术。2018年6月份,柔宇投资110亿元建成并投产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球首条全柔性显示屏大规模量产线。

此后抢在折叠屏风口爆发前夕,柔宇科技推出了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柔派,比三星、华为还早,在当时一度被称为手机新形态的鼻祖。柔宇科技宣称,其新型超薄彩色全柔性显示屏,其厚度仅有0.01毫米,卷曲半径可达1毫米,而第三代蝉翼全柔性屏更是让产品弯折可靠性大幅提升。

技术看似酷炫,但产品始终难以获得市场认可。手机产品价格昂贵成本始终难以下来、搭载核心技术屏幕品质不高体验感不强、产品更迭较慢,让柔宇科技难以盈利,直至在资本市场遇冷、资金链绷紧后,彻底陷入困局。根据此前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后的三年半时间里,柔宇科技累计亏损31.95亿元。

赴美上市不成的同时,柔宇科技国内科创板IPO闯关也宣告失败。没了资本的加持,柔宇科技问题逐渐暴露。

“柔宇科技是开拓折叠屏手机市场较早的‘玩家’,但是产品销量上不去、成本一直下不来,致使其在折叠屏手机厂商层出不穷、产品迭代升级的今天,败下阵来。接下来,折叠屏手机市场还将经历新一轮的洗牌,部分品牌将被淘汰。”看懂研究院研究员、通信工程师袁博认为:“短期内柔宇科技亏损的局面很难挽回,目前折叠屏智能手机的主流供应商已经相对成熟。相对国内的京东方、维信诺来说,柔宇科技未能成为供应链的主流供应商,甚至行至边缘。”

在他看来,不仅是外部竞争因素,柔宇科技自身错误的商业策略也导致其现在已经失去最佳的机会窗。“京东方也曾面临亏损的境况,但其技术路线符合市场趋势,且实现了技术的商业化落地。柔宇科技是典型的重研发、轻市场企业,业务不聚焦、供应链位置不清晰。柔宇科技拥有自研技术,但其未利用这一优势与头部智能手机企业合作,而将大量资金投入到自建手机产线上。这种重资产模式,导致柔宇研发成本投入过高,也没有建立起手机品牌,在市场上脱节。”

目前低温多晶硅技术,被广泛应用于OLED屏市场,而柔宇科技采用的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技术因其应用的产品性能不佳而饱受争议,同时折叠屏柔性技术仍处于发展初期阶段,前景尚不明晰,成本高昂让产业链厂商阻力重重。放眼市场,京东方、TCL华星等显示企业在发展柔性屏的同时,均做到产品多元化,并与手机厂商联合互动,以弥补高昂的研发支出。

北京社科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智能社会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王鹏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目前折叠屏的应用场景及空间依旧广阔,且折叠屏手机处于放量阶段,从整个行业来看,全柔性技术也还处于冲刺阶段,不管是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ULT-NSSP技术还是低温多晶硅LTPS技术,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商业价值开发潜力不容忽视。如柔宇科技可以迅速调整定位,将技术研发与商业化更好地结合,聚焦技术及业务,与合作伙伴共建生态,也还是有机会。

“钱烧完了,目前是否会有资本再次伸出橄榄枝,对于柔宇科技而言是未知数。”上述柔宇科技前员工称。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